产教融合研究系列(六)产教融合是职教改革的发展方向

首页    研究报告    产教融合研究系列(六)产教融合是职教改革的发展方向
  • 人才培养方案设计跟不上技术发展速度

  • 因材施教的方针下切实推进产教融合

  • 着重帮助学生解决工作经验从零到一的问题

  • 改善证书的设计方式,促进书证融通

  • 开展行业业务知识的选修课和细分领域知识技能教学

 

一、产教融合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1. 当前的人才培养方案设计跟不上技术发展速度

软件与信息服务领域的技术发展速度很快,技术更新以一到两年为周期,商业模式的更新周期约为两到三年。目前教育机构想要追踪新技术并开设相关课程,大致需要三个阶段:

  • 用一年左右的时间对这类技术进行观察,判断是否有追踪的价值;
  • 用3到6个月对技术进行吸纳学习,另外需要3到6个月时间进行课程设计与师资培训等准备工作;
  • 编写人才培养方案申报材料提交审核批准,周期一般为半年以上。显而易见的是,从新技术出现到申报流程结束,前沿技术大概率已经步入下一个更新周期。

在新技术的追踪上,顶尖院校、一流院校与其他院校的差距主要体现在观察判断与准备课程的速度上。即使将前两个阶段控制在一年以内,在通过审核批准后,课程与技术的延迟依然巨大。目前,顶尖院校的解决方法是依托自身的师资与探索级和前沿级企业合作建立实验室,推进自身的科研进程并为学生提供学习前沿技术的机会。一般院校与职业技术院校则着力为学生提供较多的实践机会,职业技术院校还会更加侧重于培养学生的实操技能。

 2. 软件与信息服务领域的证书存在感薄弱

现阶段有三类证书适合软件和信息服务专业学生考取。

第一类是计算机等级证书,从一级到四级,是1994年经原国家教育委员会(现教育部)批准,由教育部考试中心主办,面向社会,用于考查应试人员计算机应用知识与能力的全国性计算机水平考试体系。它是一种重视应试人员对计算机和软件的实际掌握知识水平的考试。成绩合格者由教育部考试中心颁发考试合格证书。

第二类是全国计算机技术与软件专业技术资格水平考试证书,由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原人事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原信息产业部)领导的国家级考试,其目的是科学、公正地对全国计算机与软件专业技术人员进行职业资格、专业技术资格认定和专业技术水平测试。这种考试既是职业资格考试,又是职称资格考试。同时,它还具有水平考试的性质,报考任何级别不需要学历、资历条件,只要达到相应的技术水平就可以报考相应的级别。

第三类是企业级认证证书。社会认可度较高的证书有:微软认证、华为职业认证、Oracle认证、红帽Linux认证(现已被IBM收购)等。

 

  • 调研结果显示,学生考取证书的动力主要是期望得到证书后可以得到更好的工作机会,这意味着证书的价值更多取决于用人企业对其的认可程度;
  • 目前我国企业由基础级到探索级,对证书的认可程度逐层降低,探索级对计算机等级考试与软考的认可度很低。各层级企业普遍对企业级认证证书的认可度高于其他证书;
  • 现有证书的定位不够准确。软件与信息服务领域的高端人才不需要证书,对毕业生而言,名企实习经历的价值要远超于证书。对于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而言,考取证书的难度较大;
  • 知名企业发布的证书通常含金量较高,但适用范围过窄。企业发布的证书大多数是基于自身技术与业务体系的,并不具备普适性的衡量价值。

 

二、产教融合是职教改革的发展方向

 1. 因材施教的方针下切实推进产教融合

在数字化转型的全球趋势下,中国经济产业结构调整,创新驱动发展已经成为共识,突破核心关键技术,构筑先发优势,在未来全球创新生态系统中占据战略制高点,迫切需要培养大批软件和信息服务高端技术人才。以培养研究型人才为目标的顶尖院校需要寻求同探索级和前沿级企业进行产学研合作,充分整合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企业的力量,打造产学研深度融合的生态环境,创建面向产业需求的人才培养模式。

职业教育与普通高等教育不同,其目的是培养技术技能人才。职业技术院校应根据自身条件,积极同具备实力的应用级和项目级企业进行多种形式的校企合作,解决目前职业技术学校“一头热”、企业参与积极性不足的问题。从政府统筹层面,应该采取强化企业办学权利,确定产教融合型企业制度,明确准入条件和优惠政策等多种方法,让企业更多的参与到职业技术院校的专业设置管理、培养方案制定、质量评价等过程中。

 2. 着重帮助学生解决工作经验从零到一的问题

调研发现,各层级企业均看重软件和信息服务专业毕业生的实习经历与项目经历,而毕业生经常面临难以获取第一份实践经验的困境,需要学校重点帮助在校学生解决工作经验从零到一的问题。调研发现,用人企业中实际发生过的项目案例作为实践素材,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很好办法。具体做法上,学校可以同企业合作,将实际发生过的项目编写成案例素材,对学生进行一定的指导,并对学生实践的结果进行评定。

对于职业技术院校,应通过实习和实训基地,强化实践环节。积极同应用级和项目级企业合作,推进跟岗实习、顶岗实习等实训方式,解决学生工作经验不足的问题。

 3. 加强教育机构对毕业生的考核

教育机构普遍面临多方的压力,使它们有时不得不放宽对毕业生的考核,导致部分毕业生的质量不高。学校对学生的考核需要更具有实战性,提升学生的学习动力。首先,应改变学校对讲师的评定与该讲师所教学生的及格率之间的度量方式,避免讲师因担忧及格率不足而故意放宽考核标准。其次,将终结性考试逐步用形成性考试替代,并改善补考与重修机制。目前多数学校的考试与重修机制不够科学,也不够便利,不能起到鼓励学生注重日常学习的目的,反而催生了许多学生采取违规方式通过考核的现象,目的仅仅是为了避免重修或补考。

职业技术学院应严格毕业要求。根据国家有关规定、专业培养目标和培养规格,结合学校办学实际,进一步细化、明确学生毕业要求。严把毕业出口关,确保学生毕业时完成规定的学时学分和教学环节,结合专业实际组织毕业考试,坚决杜绝“清考”行为。

普通高校应注意完善学分制。学分制是以学分作为衡量学生学习质量和数量,为学生提供更多选择余地的教学制度。通过支持高校进一步完善学分制,建立与学分制改革和弹性学习相适应的管理制度,完善学分标准体系,严格学分质量要求,建立学业预警、淘汰机制,扩大学生学习自主权、选择权,实现以学分积累作为学生毕业标准。还要完善学士学位制度,通过设立辅修学士学位,推行辅修专业制度,促进复合型人才培养;开展双学士学位人才培养项目,为学生提供跨学科学习、多样化发展机会;实施联合学士学位培养项目,促进不同特色高校协同提升人才培养质量。

 4. 改善证书的设计方式,促进书证融通

软件与信息服务领域涉及的技术门类繁多,精细的知识类证书考核无法跟上技术的发展,标准过于宽泛的证书则效度不足。因此,证书的设计可以向度量能力方向转变,同样采取分级策略。

培养研究型人才的高等院校,可以组织毕业生考取前沿级和探索级企业的认证证书,也可以组织进行项目管控能力的考核,形式为与考官一对一交流,模拟对项目的需求、进展、交付方面的沟通,出现问题时的应变等。

职业技术院校可积极参与实施1+X证书制度试点,将职业技能等级标准有关内容及要求有机融入专业课程教学,优化专业人才培养方案。同步参与职业教育国家“学分银行”试点,探索建立有关工作机制,对学历证书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所体现的学习成果进行登记和存储,计入个人学习账号,尝试学习成果的认定、积累与转换。

 5. 开展行业业务知识的选修课和细分领域知识技能教学

针对未来软件和信息服务技术与行业业务融合的趋势,教育机构可以根据自身特点与资源,展开对特定行业业务知识的培训,使学生具有行业高格局的视野。通过开展不同行业业务知识的选修课,可以提早帮助学生做出明确的职业生涯规划,提高在人才市场的竞争力。理工类的大学可以充分利用校内的专业资源,建设便利的辅修机制,鼓励不同专业间的交流。 对于职业技术院校的学生而言,学习行业业务知识不仅能够帮助他们提升技术应用的能力,还可以培养他们的信心,提高毕业生从事对口工作的比率。

教育机构还可以在教学中引入细分领域的知识与技能。如PLM(Product Life Cycle Management)、CMS(Content Management System)与TMS(Transportation Management System)等。当前各层级教育机构的毕业生对软件与信息服务业细分领域的知识知之甚少,需要在企业中经历较长时间的培训。对学生展开这些细分领域的教学,可以帮助他们在人才竞争中拥有差异化优势,在就业时拥有更多的选择。

 

作者:中国软协教培委研究团队

2020年8月13日 15:37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