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首页>咨询频道> 新闻聚焦 >以中国式数字教育学助推数字教育高质量发展

以中国式数字教育学助推数字教育高质量发展

  发布时间: 2023-03-27      浏览量:1135
中国式数字教育学是研究中国数字教育现象、问题和规律,有效指导中国教育数字化转型升级和数字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教育学,既有世界各国数字教育的共性特征,更有基于中国国情的数字教育学属性。

当今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转型加速推进。数字化转型正在重塑社会、劳动力市场和未来工作形式,教育的重要性日益凸显。目前,世界各国教育对数字技能的需求愈加旺盛,教育数字化正在加速推进。以“数字变革与教育未来”为主题的世界数字教育大会在中国成功召开,标志着中国融入世界数字教育大家庭,成为推动世界数字教育发展变革的主体力量。

由于历史、国情等原因,世界各国教育内容与数字技术的融合进程和其间遇到的问题不尽相同,数字教育表现出差异性。中国需要立足本土文化和教育传承,在自身教育数字化转型升级实践中不断总结、提炼构建中国式数字教育学并反哺数字教育实践。中国式数字教育学是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网络强国的重要思想指引下,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教育的重要论述,以中国式现代化为统领,研究中国数字教育现象、问题和规律,推动中国教育数字化转型升级和数字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教育学,既有世界各国数字教育的共性特征,更有基于中国国情的数字教育学属性。


中国式数字教育学是以中国式现代化为统领的数字教育学。


党的二十大报告明确提出,“以中国式现代化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教育、科技、人才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基础性、战略性支撑”“推进教育数字化”。数字中国和教育数字化转型从起步到发展,从萌芽到壮大,根本在于党的领导,在数字化建设各领域全面落实党的方针政策,把党的政治优势和组织优势转化为教育数字化高质量发展优势。中国式数字教育学将随着数字中国和教育数字化转型不断发展完善,更好地服务中国数字教育高质量发展。

中国式数字教育学是研究世界最大规模教育群体的数字教育学。


以数字化促进教育高质量发展已成为当今全球教育变革新趋势。我国与世界发达国家和地区在教育数字化发展上共同面临的许多新现象、新问题,都需要数字教育经验借鉴和理论指导。中国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教育群体,教育部发布的2021年教育事业统计数据结果显示,全国共有各级各类学校52.93万所,在校生2.91亿人,专任教师1844.37万人。中国教育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发展不均衡、发展快、流动大等现象同时存在。在教育数字化转型升级过程中,现象更加多样、问题更加复杂、决策难度和风险更大,迫切需要数字教育学给予系统研究和理论探索。

中国式数字教育学是研究教育公平和全面发展的数字教育学。


教育公平和学生全面发展是中国教育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义。一方面,教育数字化服务全体中国学生,实现优质教育人人共享,为每名学生提供公平教育机会。教育数字化内容分享和应用系统复用的边际成本较低,迁移和使用对技术与设备要求亦不高,可以更好地打破区域、城乡教育壁垒和受教育者身份差异,更有利于优质内容资源大规模覆盖薄弱校,有利于成熟好用的应用系统广泛复制到空白校,对于抬高底部、促进高质量教育均衡效果非常明显。同时,教育数字化可以为城乡教育均衡发展和教育公共政策实施,实时提供基于数据的精准决策。一方面,教育数字化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积极为每名学生最大化释放积极个性、彰显积极兴趣提供了可能。教育数字化实现了每名学生学习行为、成长过程以及教师、家长教育行为等被精准刻画、可视化,家校社协同育人机制更加科学高效,学生成长环境更加优化。同时,基于中国本土数据,可为学生构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立体化算法模型。这些共同赋予了中国式数字教育学促进教育公平和全面发展属性。

中国式数字教育学是研究教育与经济社会文化等协同发展的数字教育学。


伴随着数字中国建设加速推进,教育与经济社会文化等拥有了共同的数字“底座”,人的生产生活方式由物理空间、社会空间转向物理、社会和虚拟空间,人与自然、社会的关系转变为人与自然、社会、智能机器等的关系,教育与经济社会文化关系变得更加复杂多元。一方面,数字教育呈现出教育诸多新形态、新现象,面临着许多数字治理规范、智能技术恐慌、数字伦理等问题,迫切需要数字教育学系统深入研究,重构数字教育与经济社会文化协同发展新生态。另一方面,数字教育与经济社会文化之间更加紧密,关系表征更加精准,教育的意识形态属性、经济社会文化功能愈加重要。教育与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决策模型成为数字时代教育发展战略决策的新需要,对数字教育的研究、决策、服务能力和价值取向提出新挑战。数字教育与经济社会文化协同发展,人与自然、数字技术等和谐共生,共同服务于中国式现代化建设,成为中国式数字教育学的基本社会属性。

中国式数字教育学是植根于中国本土教育实践的数字教育学


数字技术对社会生产生活产生了颠覆性影响,实践先于理论是数字教育发展新的特点。因此,迫切需要中国式数字教育学对中国教育数字化转型实践和教育高质量发展进行理论总结与指引。同时,伴随着大数据研究范式的广泛应用,基于本土教育大数据样本开展的教育现象、教育问题研究以及教育规律揭示,能更加客观地反映我国本土的数字教育实情,预测数字教育未来发展趋势,助力数字教育科学决策。这些决定了中国式数字教育学的性质定位、学术体系和话语体系的中国特色。

中国式数字教育学是中国数字教育走向世界数字教育舞台的重要载体。


我国应充分利用教育数字化转型新契机,在整体实现中国教育现代化过程中,不仅可以改写教育现代化的世界版图,同时能够更好地发展中国式数字教育学。通过中国式数字教育学研究,能及时定位中国数字教育现状,发现问题与不足,积极吸收其他国家和地区教育数字化经验成果为我所用。同时,中国式数字教育学倡导互利互惠、共生共赢,以中国数字教育推动教育变革,以中国式数字教育学赋能教育高质量发展。

来源:中国教育报

上一篇:人工智能产业化应用加速

下一篇:科技部启动“人工智能驱动的科学研究”专项部署工作